城樱映雪

坟上草已两尺高
过激雷卡/锤基/骸云/信云/亮瑜/铠约/伽小/枢零/银土cp吹,非常洁癖

重新从墓中爬出来
李白×小乔,慎入
梅花曲 伍
  新年转眼即逝,两人各怀心事来到了梅花园
  两人像平常一般的聊了起来,快到黄昏时,好像聊完了一般,一阵无言,过了一会,李白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又受不了这种气氛,站起来就要舞剑,谁知小乔拉住了他,对他摇了摇头
  见李白坐了下来,接着问道“你今后要去何地?”
“到底还是没有瞒过你呀”李白苦笑道,他还以为小乔不知道,正犹豫如何对小乔开口,没想到小乔倒是反问起他来了“我也不清楚,反正我就在这天下肆意游荡,走到哪处便是哪”
“你就不能留下来吗?”李白愣了,他看见小乔用一种近乎祈求的眼神看着他
“不能”他回道,小乔的眼神一瞬间满是绝望,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“但是我一定会回来的,那时候我定是名满天下,这样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娶你了,我不想让你顶着不孝之女的名声嫁给我”
“那我陪你”小乔坚持要陪着他
“不行!外面的危险太多了,我怕我保护不了你,那样的话我会疯了的,”李白想象着那个场景,他抱住小乔,明明还没认识多久,自己就不敢想象没有她的日子,这个人就像桃花一般,让我忍不住去靠近她,保护她,怎么也不会腻“相信我,我一定会回来的,我答应你一定会给你一个家,到时候我便日日在家陪着你,我也在此立下誓,我李白若是于乔婉不忠,或是对她不好,便化作相思树,此生受相思苦”
“我相信你,我初识你时就见你眼神如潋,手中不经意的小动作都如同舞剑一般,便知你以后必成大器,或许我早在那时就被你吸引”小乔红透了脸,从他怀里挣出,白玉一般的手抚上李白的脸颊“这里有个终日思念你的人,你定要早日归来”
  接着她拿出了古筝,坐在了地上
“婉儿你拿古筝干嘛?”李白挠了挠后脑勺
“傻子,把你的笛子给我拿出来”小乔瞪了他一眼,然后奏起了《乌夜啼》,李白反应过来吹起《梅花曲》, 清风吹歌入空去,歌曲自绕行云飞,传至人家惊呼“天上曲”
  后长传——笛弄梅花曲,莺蹄杨柳风(注:《乌夜啼》是为李煜夜晚听到夜莺鸣叫所作,大概,后李白也写了一篇《乌夜啼》)
  一曲毕,已是黄昏
  李白笑着看了看小乔,吻上她,他们沉浸在这个吻中,谁也不想分开,最后李白还是松开了她,他牵起她的手向河边走去,你不舍的松开她的手走上船“等我”说着船夫划起了船,李白没有回头看小乔,他怕这一眼会令他忍不住回去,他掏出香囊“婉儿会一直陪着我的”
  又一次,见他愈来愈远直至消失,自己又没能阻止他,但这次不同了,她的感情已经传达出去了,她回头看了看梅花园“母亲你一定会保佑我们的吧”说着,也上了船
  刚回到乔府,便看见姐姐在门口踱步
“姐姐,举止要文雅,怎可在此踱步,这若是被钦慕姐姐的人看到了,该如何是好”小乔走上前调笑道,大乔皱着眉看向她“婉儿你最近去哪儿了?我今日回来发现你不在家,问管家才知道你近日几乎都不在家”
“我”小乔正欲回答,又想到李白于她的誓言,羞红了脸,大乔见她红了脸,让她联想到了那个男人,试探性的问了问“婉儿不会有心上人了吧?”
  大乔这一问倒是让小乔反应了过来,两人绝对不能让姐姐知道,她决定设个套,不仅让姐姐不怀疑她,还要让姐姐承认李白,便说道“近日,我去母亲喜欢的那篇梅花林见到了一位公子,那位公子气质不凡,眉目如画,面如凝脂,眼如点漆,此神仙中人,且精通乐理,温文尔雅,雄姿英发,文武双全,天资聪慧,婉儿是有些倾心”
  小乔如此说道,这便是她心中的李白,只不过那温文尔雅是假,风流倜傥是真,但她只能如此描述,如若大乔怀疑是李白,那李白的成才之路恐怕是十分艰难,李白天资过人,能干出一帆大事业无可厚非,倘若因自己耽搁了他的成才路,小乔下定决心,不会让这种事发生,自己无法陪在他身边,没法帮助他,也绝对不能拖他的后腿
  “这便是好,婉儿也快到出嫁的年龄了,此时遇见也是缘分”大乔调笑道“婉儿很少倾心于他人呢,对此人评价如此之高,恐怕真是神仙中人,不知我何时能亲眼一见这传说中的神仙中人呢”
  说完,大乔担忧的看了看她,又放心了似的笑了出来,抱紧了她“母亲的事不怪你,别自责”小乔愣住了,她一直以为大乔不喜欢自己,只是因为两人的血缘关系才稍稍关心她,如今自己才明白,她突然湿了眼眶,予大乔回抱
“乔莹姑娘”一位男子从乔府中走出,见姐妹相拥在雪中,才发现自己来的时间不宜,回去也晚了,他只好说道“打扰了两位真是抱歉,但听我一句劝,两位姑娘还是快快回府,冻伤了娇躯可如何是好”
  大乔松开了小乔,握住她的手“瞧我这记性,婉儿你快回房添衣,来人,点香炉!”说着拉起小乔进了屋,待仆人生起香炉,才说道“其实,我今日找你还有一件事”
  她话音刚落,门外便响起敲门声,大乔唤他进来,那人进了屋,小乔盯晴一看,这不就是刚才打扰她们两人的男子吗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