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樱映雪

坟上草已两尺高
过激雷卡/锤基/骸云/信云/亮瑜/铠约/伽小/枢零/银土cp吹,非常洁癖

【白乔】梅花曲

·新人一枚,希望不要介意文笔
·李白×小乔,这章微亮瑜
·不定期更新,莫名其妙入了这个冷坑
·发展很慢,不知什么时候完结
·可能是坑,慎入!
·人物属于王者荣耀,ooc属于我
·最后求一个关注(●'◡'●)ノ❤
梅花曲 壹
   小乔坐在榻上,扶着有些迷糊的脑袋,嗅了嗅手中的香囊,可算是清醒了些。
  “婉儿”周瑜端着一碗汤走进房间“我方才听诸葛说,你一身酒气的跑了回来,便叫人煮了醒酒汤”说着,把醒酒汤端到她面前
  “谢过都督”小乔接过汤,周瑜看着她把汤喝完,问道“我听闻婉儿去蜀地看望香香去了,不知你途中发生了什么事?”
   小乔愣了一下,随即想起了什么,抑制不住的悲伤“是剑仙大人”
   随后又解释道“都督,婉儿不是那个意思,只是见剑仙大人有些孤单,就……”
  “瑜没有不信你”周瑜笑着摸了摸她的头“婉儿不需要担心他,他志在四方,四海为家,天下众生都陪着他,何有孤独一说”
  “是的呢”小乔笑道,握紧手中的香囊,心里又是另一番苦涩。周瑜都看在眼中,他叹了一口气,两人是政治联姻,虽说两人是自愿,但那终究是不得已,没有办法禁锢两人的心,想着,他突然想到了那一抹蓝“那瑜先走一步,夫人好生歇息”说罢,便转身离去
   刚出门,便看见那人身着蓝衣站在雪里,手里依旧扇着扇子,嘴角轻轻上挑“公瑾”
   房内,小乔坐在榻上看着手里的香囊“都只是过往了吗?”她问自己
   手中的香囊飘来阵阵清香,那是梅香,渐渐的,小乔陷入了久远的回忆
   那是在与周瑜成婚之前,她摆脱了仆人的纠缠来到了街市上,新年时的街市被白衣包裹,显得格外的冷清,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街市,既兴奋又悲凉,偌大的街市只有她一人伫立在此,有种她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的感觉,但又没了平常的一声声叫唤声
   乔府是这庐江皖县最大的府邸,这个街市上的人都对小乔非常的照顾,每当她出门都会有很多人叫她“小姐”,虽然这可能只是看着她的家室,但每次她都非常的感动,而今没有了那叫唤声,着实有些寂寥
   她走在空荡的街上,不久便倦了,可是她怎么也不愿回去,明明是新年,父亲却突然外出工作了,而她的母亲在她一出生便去了,乔莹姐姐也不陪她,恐怕又提着明灯去海边看海了吧。小乔不满的想着,但终是不敌寂寞,往回家的方向走着
   走至乔府旁,却瞧见一人被雪掩埋在府旁的小巷里,她急忙走过去,把雪拨开,嗅得此人一身酒味,试探性的推了推“那个,你醒醒”
   但此人丝毫没有转醒的意思,只是嘴里嘟囔着些什么,只好叫来了仆人把他带入府内休息
   李白睁开酸疼的眼皮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国色天香的脸
  “你醒了呀”她把他扶坐起来,把醒酒汤拿过来“来,你脑袋还在痛吧”
    李白接过醒酒汤便一饮而尽“多谢姑娘相救,此为何地?”
   “公子言重了,小女子不过是让公子休息了一下罢了”小乔把碗放回桌子上“此为乔府”
    李白惊了一下,想:什么?!乔府,这位莫不是传说中的乔大小姐乔莹,果然名不虚传,此等容颜确实国色天香。想着,李白立马从榻上下来,单膝下跪道“在下李白,字太白,见过乔莹姑娘”
    小乔吓了一跳,急忙把李白扶起来,笑着解释道“公子多想了,小女子乔婉,叫我婉儿便可,不用如此拘束,乔莹是我姐姐,婉儿此等蒲柳之姿,何与姐姐相比”
    李白见小乔笑的亲切,也就放松了些“婉儿小姐谦虚了,你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摇兮若流水之回雪。白某虽没见过乔大小姐,但白某敢断言这大千世界里能与婉儿小姐你相比的,少之又少”
    小乔听罢,捂着嘴笑道“公子嘴巴倒是挺甜的,只不过婉儿自知,此番言重,不知过后妻子听闻有何反应”
   “白某从不骗人,且白某无家室”李白抓了抓后脑勺
   “迟早是要有的啦,到时候婉儿去找他们,公子不会介意吧”小乔意识李白坐下来聊“倒是公子为何到这庐江皖县来”
   “白某当然不会介意,是要婉儿小姐过来,白某必当好生伺候”李白笑着坐下,随即脸色又阴沉了下来叹了一口气“这……一言难尽。孤灯不明思欲绝,卷帷望月空长叹”说着拜了拜手
    小乔听罢,也没在追问下去了,转移了话题
    两人相谈甚欢,直至戌时,小乔见窗外天已晚,急忙叫人备上了晚膳“都这个时候了,公子与婉儿交谈至此时,定是累了,真是怠慢了公子”
   “何来怠慢,婉儿小姐救了白某一命,白某还未谢过婉儿小姐呢”李白不客气的吃起了饭菜,看来真的是饿坏了
   “真是的,你怎么还叫我小姐呀,我不是说了嘛,叫我婉儿便可”小乔双手叉腰,嘟起嘴,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
   “哈哈哈,白某知错了,婉儿”李白笑道,嘴里的菜还未下咽,结果被噎到了,
   “你看看你,吃完再说话不行呀,又没人跟你抢”小乔见状,递过一杯水,李白立马喝光了,他轻轻拍了拍胸脯说“这样,婉儿又救了白某一命呀,在继续这样下去,白某可要还不起了”
   “放心吧,绝对不会还不起的”小乔答道,随后又小声嘟囔道“况且,我希望你能继续这样欠下去”
   “什么?”李白很显然并没有听清小乔后来嘟囔了些什么
   “没什么”小乔抬起头对李白笑道“天色已晚,公子身子还没好,还是早些休息吧”说着,叫来仆人安排李白歇息
    李白见她这般,把心里的疑问收下,乖乖的跟着仆人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