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樱映雪

坟上草已两尺高
过激雷卡/锤基/骸云/信云/亮瑜/铠约/伽小/枢零/银土cp吹,非常洁癖

重新从墓中爬出来
李白×小乔,慎入
梅花曲 伍
  新年转眼即逝,两人各怀心事来到了梅花园
  两人像平常一般的聊了起来,快到黄昏时,好像聊完了一般,一阵无言,过了一会,李白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又受不了这种气氛,站起来就要舞剑,谁知小乔拉住了他,对他摇了摇头
  见李白坐了下来,接着问道“你今后要去何地?”
“到底还是没有瞒过你呀”李白苦笑道,他还以为小乔不知道,正犹豫如何对小乔开口,没想到小乔倒是反问起他来了“我也不清楚,反正我就在这天下肆意游荡,走到哪处便是哪”
“你就不能留下来吗?”李白愣了,他看见小乔用一种近乎祈求的眼神看着他
“不能”他回道,小乔的眼神一瞬间满是绝望,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“但是我一定会回来的,那时候我定是名满天下,这样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娶你了,我不想让你顶着不孝之女的名声嫁给我”
“那我陪你”小乔坚持要陪着他
“不行!外面的危险太多了,我怕我保护不了你,那样的话我会疯了的,”李白想象着那个场景,他抱住小乔,明明还没认识多久,自己就不敢想象没有她的日子,这个人就像桃花一般,让我忍不住去靠近她,保护她,怎么也不会腻“相信我,我一定会回来的,我答应你一定会给你一个家,到时候我便日日在家陪着你,我也在此立下誓,我李白若是于乔婉不忠,或是对她不好,便化作相思树,此生受相思苦”
“我相信你,我初识你时就见你眼神如潋,手中不经意的小动作都如同舞剑一般,便知你以后必成大器,或许我早在那时就被你吸引”小乔红透了脸,从他怀里挣出,白玉一般的手抚上李白的脸颊“这里有个终日思念你的人,你定要早日归来”
  接着她拿出了古筝,坐在了地上
“婉儿你拿古筝干嘛?”李白挠了挠后脑勺
“傻子,把你的笛子给我拿出来”小乔瞪了他一眼,然后奏起了《乌夜啼》,李白反应过来吹起《梅花曲》, 清风吹歌入空去,歌曲自绕行云飞,传至人家惊呼“天上曲”
  后长传——笛弄梅花曲,莺蹄杨柳风(注:《乌夜啼》是为李煜夜晚听到夜莺鸣叫所作,大概,后李白也写了一篇《乌夜啼》)
  一曲毕,已是黄昏
  李白笑着看了看小乔,吻上她,他们沉浸在这个吻中,谁也不想分开,最后李白还是松开了她,他牵起她的手向河边走去,你不舍的松开她的手走上船“等我”说着船夫划起了船,李白没有回头看小乔,他怕这一眼会令他忍不住回去,他掏出香囊“婉儿会一直陪着我的”
  又一次,见他愈来愈远直至消失,自己又没能阻止他,但这次不同了,她的感情已经传达出去了,她回头看了看梅花园“母亲你一定会保佑我们的吧”说着,也上了船
  刚回到乔府,便看见姐姐在门口踱步
“姐姐,举止要文雅,怎可在此踱步,这若是被钦慕姐姐的人看到了,该如何是好”小乔走上前调笑道,大乔皱着眉看向她“婉儿你最近去哪儿了?我今日回来发现你不在家,问管家才知道你近日几乎都不在家”
“我”小乔正欲回答,又想到李白于她的誓言,羞红了脸,大乔见她红了脸,让她联想到了那个男人,试探性的问了问“婉儿不会有心上人了吧?”
  大乔这一问倒是让小乔反应了过来,两人绝对不能让姐姐知道,她决定设个套,不仅让姐姐不怀疑她,还要让姐姐承认李白,便说道“近日,我去母亲喜欢的那篇梅花林见到了一位公子,那位公子气质不凡,眉目如画,面如凝脂,眼如点漆,此神仙中人,且精通乐理,温文尔雅,雄姿英发,文武双全,天资聪慧,婉儿是有些倾心”
  小乔如此说道,这便是她心中的李白,只不过那温文尔雅是假,风流倜傥是真,但她只能如此描述,如若大乔怀疑是李白,那李白的成才之路恐怕是十分艰难,李白天资过人,能干出一帆大事业无可厚非,倘若因自己耽搁了他的成才路,小乔下定决心,不会让这种事发生,自己无法陪在他身边,没法帮助他,也绝对不能拖他的后腿
  “这便是好,婉儿也快到出嫁的年龄了,此时遇见也是缘分”大乔调笑道“婉儿很少倾心于他人呢,对此人评价如此之高,恐怕真是神仙中人,不知我何时能亲眼一见这传说中的神仙中人呢”
  说完,大乔担忧的看了看她,又放心了似的笑了出来,抱紧了她“母亲的事不怪你,别自责”小乔愣住了,她一直以为大乔不喜欢自己,只是因为两人的血缘关系才稍稍关心她,如今自己才明白,她突然湿了眼眶,予大乔回抱
“乔莹姑娘”一位男子从乔府中走出,见姐妹相拥在雪中,才发现自己来的时间不宜,回去也晚了,他只好说道“打扰了两位真是抱歉,但听我一句劝,两位姑娘还是快快回府,冻伤了娇躯可如何是好”
  大乔松开了小乔,握住她的手“瞧我这记性,婉儿你快回房添衣,来人,点香炉!”说着拉起小乔进了屋,待仆人生起香炉,才说道“其实,我今日找你还有一件事”
  她话音刚落,门外便响起敲门声,大乔唤他进来,那人进了屋,小乔盯晴一看,这不就是刚才打扰她们两人的男子吗

梅花曲

·新人一枚,希望不要介意文笔
·李白×小乔
·不定期更新,莫名其妙入了这个冷坑
·发展很慢,不知什么时候完结
·可能是坑,慎入!
·人物属于王者荣耀,ooc属于我
·最后求一个关注(●'◡'●)ノ❤
·还有怎么没有评论和文评呢,好气哦,求个评论好不好
·迟来的更新
梅花曲 肆
“婉儿为何会在此?”李白问道
“姐姐他们不在家,我想来看看梅花”小乔拿起桌上的酒坛就作势要喝,李白连忙拦着了她,把酒坛抢了过来,皱着眉看着她
  小乔对他笑笑“没事啦,你担心什么呀”说着,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“倒是你,怎么又喝酒,上一次你运气好,万一……”她简直不敢往下想
  李白知道她在担心自己,不禁有些感动,他走上前一把抱住小乔“这不是有你在嘛”
  鬼知道他现在多想把怀中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,不顾她的身份,让她离不开他,让她只属于自己一个人,但他不能这么做,因为他不想断了她的前尘,他并不能保证让她过上她想过的生活。他这般想着,原本抱紧的手臂开始一点点的松开
  小乔听罢,本想调侃一下李白,可他一下抱紧了自己,有些猝不及防,她下意识的想要叫他放开,可她发现李白用的力气极大,力气之大仿佛要把自己揉进他身体里一般,她明白了,这个人需要她,这个人深爱着她,想到这她红透了脸颊,她却放不下面子去会拥他,正当她犹豫之时,那人一点点的放开了她,这时候心里竟然不是在庆幸着解放,而是在害怕,害怕那人就此放弃她,在她心里纠结时,她的身体早已抱了上去。
“婉儿?!”李白放弃的想法消失在了这个怀抱中,他现在只想把自己的心意传给这个他心心念念的人,无论后果。所以他回抱了她,嘴附上对方的唇,他们紧抱在一起,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
  这个吻并不久,只是轻如鸿毛一般,但心意却转达到了心里
  李白松开了小乔,凝视着她,眼里的温柔向她涌来——太白心悦婉儿
  小乔直视他的眼睛,他的眼里没有璀璨星河吸引着她;他的眼睛没有蔚蓝天空包容着她;他的眼睛就像庐江的水,轻碰一下很冰冷,当你放下警觉全身心的踏入时才会发现是那样的温柔,他会轻轻的用他的温柔拂过你的心,然后深陷其中……
  眼泪不断的从小乔眼眶中流出,李白看着小乔不知所措,想要道歉,小乔对他摇了摇头
“我从来没有见过母亲,父亲不喜欢我,我是知道的,因为母亲是为了我而死”
  李白有些惊讶,那天他与小乔聊了一个下午,小乔总是有意无意的避开自己的身世,他还曾怀疑过她是不是乔二小姐,难怪小乔这种姿色他却完全没有听过,只知道乔家有个大小姐,这也解释的清了。小乔接着说道
“刚开始我知道的时候我非常恨自己,后来慢慢的父亲的冷落越来越明显,我便也开始慢慢开始恨父亲,他凭什么如此对我,明明我和姐姐都是一样的,我也没做错过什么事,最后管家告诉我,我的父亲这是太晚的母亲了,我的母亲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,她是父亲的一个丫鬟,可是我的父亲就这样爱上了她,父亲爱上她是在这个梅花园,不顾所有人的反对,与她确立关系也是在这个梅花园,母亲死的前一天也在这个梅花园,听说母亲的尸骨就埋在着这个梅花园,他们的恋情是有多苦呀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可就是这样坚贞不屈,至死不渝的爱情,在我的哭声中终结了”
“我的母亲是世上最好的女子,我已无所谓父亲是否,我知道的只有他们曾非常幸福”说罢,小乔泪还未休
“婉儿别哭”李白为她抹掉眼泪“我李太白今日就当着岳母的面”他说罢便跪在了地上
“太白,你干嘛呢,快起来”小乔弯下腰就要把他扶起来,谁知李白一把抓住她的手
“我李太白与婉儿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在天愿做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”说着,他朝着梅林一拜
“好了,别说啦,快起来”她激动的泪水不停的滑落,话都说不完整,李白还未放开她,一脸无辜的看着她“婉儿你还未回应我呢”
“上邪!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 我乔婉若与君绝,便化做此地的一颗梅树,不得超生”小乔被他这么一说,也朝着梅林跪了下来,说着抽出李白的剑在自己手上一划,鲜血淋漓,一滴滴的透入地中,李白见了立马抢过了剑,从衣服上撕下一块替小乔包扎“婉儿下次不准这么做了,我心疼”
“好”
“可能我以后无法向那些名门贵族一样,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,但我定当量力而行”
“你说的好像我就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子一般,我不要那些东西,我只是觉得跟你在一起就很幸福了”小乔握起拳头锤向李白“你还没说你为何出现在此地呢”
“我?我只是在离开这东吴之前想见一见你,但又不敢,听人说这个里的梅花很好看,而且离你也不远”李白摘下一朵梅花,别在小乔发上“但是我觉得还是桃花美,因为婉儿如同桃花,面如桃花之色,动心魂;唇似胭脂几点,醉不停;千万桃花不敌你笑,你的眼里有倾世桃花”
“不正经”小乔嘟起嘴,白了他一眼“你不是会使剑嘛,我想看看”
  李白笑了笑,拿出了剑“那白某就权当是练剑罢”
  接着几天,他们都会来到这个地方,每日一起聊天、看李白练剑,这对两人来说是最美好的日子
  他们明白这种日子又能持续多久呢,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两人互不知的心事也愈发庞大,尽管两个都在努力留住这种日子,都在催眠着自己,但这始终抵不过命运

【白乔】梅花曲

·新人一枚,希望不要介意文笔
·李白×小乔
·不定期更新,莫名其妙入了这个冷坑
·迟来的贰,叁不知什么才能出来
·发展很慢,不知什么时候完结
·可能是坑,慎入!
·人物属于王者荣耀,ooc属于我
·最后求一个关注(●'◡'●)ノ❤
·还有怎么没有评论和文评呢,好气哦,求个评论好不好
梅花曲 叁
  次年的冬天
“婉儿”今年乔父依旧不在,只是大乔在家陪着她
“没事的姐姐,你出去吧,真命天子比较重要啦,不要为了婉儿错过了姻缘”小乔把大乔推到大门处对她挥挥手“姐姐可要看仔细了,可不要错过了”
  她看上去和平常一样,还是那样的活泼,大乔犹豫了一下“那我就走了”走时还不忘回头看看小乔,可是小乔就站在门口对她笑,她也只好安心去了
  看着大乔走远,小乔终是忍不住,眼泪很快就爬满了眼眶
  一样的冬天,一样清冷的街,一样孤独的她,可是为什么这一次小巷里的人却没了
  她咬了咬下唇,胡乱跑了起来,她也不知道该跑去何方,她只是想发泄一下
  最终她跑到了庐江边,因为是过年,所以几乎没人,她跳进唯一的一艘船上“去梅花园”
  船主愣了一下,他看向岸上的两个男人,很显然他这并不是客船,新年哪可能会有客船呢,大家都回家过年了,小乔现在正在被心里的感情折磨,并没有想那么多,那两个男人对船主点点头,也上了船
  船开了之后她才发现,船上多出了两个男人,她有些害怕的看向他们
“小丫头别害怕,我们也只是回家而已”那两个笑着说道
  他们以为我是过年回家的呀,看来真的是回家的。小乔想着,放松了警惕,看着湖面心有所想
  没过多久就到了梅花园,小乔下了船,向他们笑着挥了挥手,看见那两个人也下了船,问道“你们住在这?”
“是呀,没想到姑娘你也住这儿呀,真是有缘呀,要不要一起走”
“可以呀,但是说实话我并不住这里”说着,三人向梅林深处走去
  船主看着他们,意味深长的笑了
“那姑娘你这个时候来这里干嘛?”
“无聊呀,想看看梅花,虽说我家有,但是没有这么大片的”
“家里种梅花?那你家很有钱吧”那两人相视一眼,狡黠的笑了
“还好吧”小乔走着,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都走了这么久了,里面应该是不会再有人家的了“那个,我们都走要走了梅林深处了,你们还没到家吗?”她反过头看向他们
  他们看着她笑道“小姑娘一个人出来可不安全哦”
  她反应过来向梅林深处跑去,边跑边喊救命,可他们一下就追了上来擒住了她“这里是不会有人的”说着,把小乔扛在肩上向船走去
  在小乔绝望时,一把剑插在了两人前面,一个人从梅林深处飞过来,站在剑上望着那两个人“谁说没有人的,我劝你们还是把人放下”
  李白在这一年里游遍了这东吴,他刚想离开东吴,可他还想再见小乔一次,但他不敢,这时就听说庐江皖县附近有一处梅花园,他看了看腰间的香囊“就去这儿了”
  当他来到这梅林深处,坐在石椅上摩挲着香囊,准备大醉一场时,传来一声呼救声,他把香囊别在腰间,摸了几下赶了过去
  两个人看了看肩上的小乔,又看了看来人,很显然他会武功,且很厉害的样子,两个人都不会武功,肯定是打不过的,他们咬了咬牙,还是把小乔丢了,然后飞快的逃了
  小乔见自己就要掉在地上,闭紧了眼睛,可过了一会,还是没有想象的痛传来“婉儿”他叫了小乔一声,听着熟悉的声音,她好想睁开眼抱住他,但又怕这是假的,说不定是自己的幻想,就一直闭紧眼
  李白见小乔马上就要掉在地上,立马就冲了上去,抱住了她,他日思夜想的人儿就在自己怀中,他有好多的话想要跟她说,可她一直没有反应,就唤道“婉儿”,怀中人明显震了一下,可还是不睁眼,反而更是闭紧了眼
  她不会是不想见我吧。李白想道,但很快就明白了小乔在想什么:我真是傻了,她如果不想见我的话,早就跑了,看来是害怕我是假,她怎么这么可爱呀!想……不行,我要停止自己邪恶的思想,可是真的好可爱~
  李白就这样一直看着她
  他,他怎么还没松手,不会是真的吧。小乔想着,悄咪咪的眯开一只眼,李白正含情脉脉的看着她,吓得她又闭上了眼睛
  可爱,想……。李白看着她的举动,嘴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“婉儿,我在”
  小乔听着,红着脸睁开了眼睛,把头埋在李白的胸前,李白摸了摸她的头,把剑收起来,就往梅林深处走去
“那个,李白你先放我下来”小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抬起头看着李白,脸上的红还未完全褪去。李白并未理她, 她见李白没有理会她,就扯了扯李白的衣服,正张开嘴准备继续叫唤,李白就运着轻功向上飞,小乔被吓到抱紧了他,他才笑着回道“我看婉儿没有看下去的意思呀”说着站在了一棵树顶上
  但小乔并没有理他,只是瞪了他一眼,然后转过头去欣赏风景,这一眼收尽了整个梅园,见这绝世美景,小乔不由笑了出来
  李白瞥了一眼怀中人,这一瞥惊艳了整个年华,左胸处开始不听使唤的剧烈跳动,微红也爬上了他的脸。怀中人很感受到了什么,反过头询问道“李白,你没事吧?”
“没事,我们下去吧”李白努力让自己表面上保持镇静,小乔见他这样也不好说什么,便点了点头。李白又运着轻功回到了,梅花园深处的石凳边

【白乔】梅花曲

·新人一枚,希望不要介意文笔
·李白×小乔
·不定期更新,莫名其妙入了这个冷坑
·迟来的贰,叁不知什么才能出来
·发展很慢,不知什么时候完结
·可能是坑,慎入!
·人物属于王者荣耀,ooc属于我
·最后求一个关注(●'◡'●)ノ❤
梅花曲 贰
   李白走后,大乔走了进来“他走了呀”
  “姐姐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!”小乔急忙站起身来,她有些心虚。大乔看着她,笑了出来“婉儿,别那么紧张嘛,虽说你一未婚女子把陌生男子带进家门是不对,但同样的,你也救了他,你做的很好”
   小乔惊讶于姐姐的夸奖,姐姐虽是对她很好,但是姐姐对男女之事异常严峻,她总说我一女孩家,要知道和男子保存距离
  “我在申时就回来了”大乔知道小乔惊讶什么,她越过小乔,坐在了椅子上“我看,那位公子气质不凡,生得丰姿潇洒;气宇轩昂;飘飘有出尘之表”泯了一口茶,接着说道
  “我见你们相谈甚欢,也不好意思打扰,便一直在外侯着,倒是婉儿后来怎么又称呼他为公子了呢”大乔抬起头直视她的眼睛
   小乔不敢继续与她对视,她低下头不去看大乔的眼睛,她清楚,大乔什么都明白
   她这是在警告自己
   大乔见小乔会了她的意,便走了,走前,她还说“想清楚你自己在做什么”
   大乔走了,可小乔却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,大乔的那番话,不仅点醒了她,更让她看清了自己的感情
   明明才认识没多久,这个莫名的感情到底是怎么回事,感情这种东西果然很不可思议呀。她躺在榻上不禁感叹道
   夜来今梦饶,窗外发梅枝
   翌日,她被一阵笛声唤醒,她走出门一看——是李白
   一曲毕,李白反过头对她一笑
   她终于反应过来,鼓掌
  “婉儿起的如此早,是白某惊扰到婉儿了吗?”李白把笛子收起来
  “怎么会呢,倒是你还会吹笛呀,吹的不错,只是不知为何这笛声有许些悲伤”小乔走进庭院坐下
  “谁家玉笛暗飞声,散入东风满庐江。此夜曲中闻折柳,何人不起故园情。”
  “那你为何不回家?”
  “家?这个天下就是我的家呀”李白笑着摇了摇头“只是有时会想起一些旧事”
   小乔看着他,张开嘴,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  “公子好笛艺”这时候,大乔走了过来
  “姐姐”小乔走到大乔身边
  “白某见过乔大小姐”李白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谁了,他鞠躬到
  “公子多礼了”大乔把李白扶起来,又转过头对小乔道“公子想必是饿了,带他去早膳”看来,她并不想和李白有太多的接触,寒暄了几句,便走了
   这李白当然也是明白的,他并不打算在此久居,他虽然明白大乔为何如此,小乔很显然快要到出嫁的年纪了,如果因为他一位陌生男子就打乱了小乔以后的路,大乔是绝对不允许的,虽然他对小乔颇有好感,甚至可以说已经有些感情了,但是乔氏肯定已经有更好的人选了,他也不想乱了小乔的路
   吃完早膳,他便告诉小乔,他今日就要走了
   小乔愣了一下,抿了抿唇,面色有些难看,很显然,她并不想要他离开“你的身子有恙,寒气还未驱除,再休息几天吧”
   小乔明白,他迟早是要走的,可是她心里的小小感情却驱使她把他留下,明知道这样下去是错的,可她怎么也不想放开
   李白感受到了什么,他惊了
   看来我必须得走了,不能再继续祸害婉儿了,她以后肯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的,可惜,这么好的姑娘,我却不可能。他看着小乔想道
   小乔看着他,虽然他没有说话,但答案已经不需要再说了“好吧,你走吧,小心些”说着,想到什么似的,慌乱的把随身携带的香囊摘下来,递到李白手心
  李白握紧手中的香囊,最后看了她一眼,他突然不想忘了她,他想就这样把她印在脑海里。
  他的内心在不停的挣扎,可他的表面还是非常的坚定,他还是毅然抉择的走了,他走后闻了闻手中的香囊
  天空突然下起了雪,一片雪落在他的眼上,冻得他哭了出来,有一滴泪落在香囊上,那是冬天的香味——梅香。
  冬天,他和她相遇了;冬天,他爱上了她;冬天,他离开了她。他恨自己:为什么我配不上她,她为什么会接受这样没用的他
  小乔目送李白慢慢走远:啊,就这样结束了呀,可是为何我的心这么痛。
  她张开嘴想要喊他的名字,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喊出来,她告诉自己“这样也好,就这样慢慢忘了他吧”如此安慰自己,她眼角划落一滴泪,有抬起头笑了起来
   她还是她,那个活泼开朗的她,只是有哪里空了一块
   大乔一直在暗中观察“婉儿,原谅姐姐,姐姐也是为了你好”她想要上去,帮小乔把眼泪抹掉,安慰她,叫她别哭,可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,如果她足够努力的话,可能小乔就不会这样了,她可以继续无忧无虑,不用如此顾虑,但是她现在却没有任何的办法,甚至连安慰她亲爱的妹妹都做不到
  她突然开始后悔,是不是应该把李白留下来的

【白乔】梅花曲

·新人一枚,希望不要介意文笔
·李白×小乔,这章微亮瑜
·不定期更新,莫名其妙入了这个冷坑
·发展很慢,不知什么时候完结
·可能是坑,慎入!
·人物属于王者荣耀,ooc属于我
·最后求一个关注(●'◡'●)ノ❤
梅花曲 壹
   小乔坐在榻上,扶着有些迷糊的脑袋,嗅了嗅手中的香囊,可算是清醒了些。
  “婉儿”周瑜端着一碗汤走进房间“我方才听诸葛说,你一身酒气的跑了回来,便叫人煮了醒酒汤”说着,把醒酒汤端到她面前
  “谢过都督”小乔接过汤,周瑜看着她把汤喝完,问道“我听闻婉儿去蜀地看望香香去了,不知你途中发生了什么事?”
   小乔愣了一下,随即想起了什么,抑制不住的悲伤“是剑仙大人”
   随后又解释道“都督,婉儿不是那个意思,只是见剑仙大人有些孤单,就……”
  “瑜没有不信你”周瑜笑着摸了摸她的头“婉儿不需要担心他,他志在四方,四海为家,天下众生都陪着他,何有孤独一说”
  “是的呢”小乔笑道,握紧手中的香囊,心里又是另一番苦涩。周瑜都看在眼中,他叹了一口气,两人是政治联姻,虽说两人是自愿,但那终究是不得已,没有办法禁锢两人的心,想着,他突然想到了那一抹蓝“那瑜先走一步,夫人好生歇息”说罢,便转身离去
   刚出门,便看见那人身着蓝衣站在雪里,手里依旧扇着扇子,嘴角轻轻上挑“公瑾”
   房内,小乔坐在榻上看着手里的香囊“都只是过往了吗?”她问自己
   手中的香囊飘来阵阵清香,那是梅香,渐渐的,小乔陷入了久远的回忆
   那是在与周瑜成婚之前,她摆脱了仆人的纠缠来到了街市上,新年时的街市被白衣包裹,显得格外的冷清,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街市,既兴奋又悲凉,偌大的街市只有她一人伫立在此,有种她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的感觉,但又没了平常的一声声叫唤声
   乔府是这庐江皖县最大的府邸,这个街市上的人都对小乔非常的照顾,每当她出门都会有很多人叫她“小姐”,虽然这可能只是看着她的家室,但每次她都非常的感动,而今没有了那叫唤声,着实有些寂寥
   她走在空荡的街上,不久便倦了,可是她怎么也不愿回去,明明是新年,父亲却突然外出工作了,而她的母亲在她一出生便去了,乔莹姐姐也不陪她,恐怕又提着明灯去海边看海了吧。小乔不满的想着,但终是不敌寂寞,往回家的方向走着
   走至乔府旁,却瞧见一人被雪掩埋在府旁的小巷里,她急忙走过去,把雪拨开,嗅得此人一身酒味,试探性的推了推“那个,你醒醒”
   但此人丝毫没有转醒的意思,只是嘴里嘟囔着些什么,只好叫来了仆人把他带入府内休息
   李白睁开酸疼的眼皮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国色天香的脸
  “你醒了呀”她把他扶坐起来,把醒酒汤拿过来“来,你脑袋还在痛吧”
    李白接过醒酒汤便一饮而尽“多谢姑娘相救,此为何地?”
   “公子言重了,小女子不过是让公子休息了一下罢了”小乔把碗放回桌子上“此为乔府”
    李白惊了一下,想:什么?!乔府,这位莫不是传说中的乔大小姐乔莹,果然名不虚传,此等容颜确实国色天香。想着,李白立马从榻上下来,单膝下跪道“在下李白,字太白,见过乔莹姑娘”
    小乔吓了一跳,急忙把李白扶起来,笑着解释道“公子多想了,小女子乔婉,叫我婉儿便可,不用如此拘束,乔莹是我姐姐,婉儿此等蒲柳之姿,何与姐姐相比”
    李白见小乔笑的亲切,也就放松了些“婉儿小姐谦虚了,你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摇兮若流水之回雪。白某虽没见过乔大小姐,但白某敢断言这大千世界里能与婉儿小姐你相比的,少之又少”
    小乔听罢,捂着嘴笑道“公子嘴巴倒是挺甜的,只不过婉儿自知,此番言重,不知过后妻子听闻有何反应”
   “白某从不骗人,且白某无家室”李白抓了抓后脑勺
   “迟早是要有的啦,到时候婉儿去找他们,公子不会介意吧”小乔意识李白坐下来聊“倒是公子为何到这庐江皖县来”
   “白某当然不会介意,是要婉儿小姐过来,白某必当好生伺候”李白笑着坐下,随即脸色又阴沉了下来叹了一口气“这……一言难尽。孤灯不明思欲绝,卷帷望月空长叹”说着拜了拜手
    小乔听罢,也没在追问下去了,转移了话题
    两人相谈甚欢,直至戌时,小乔见窗外天已晚,急忙叫人备上了晚膳“都这个时候了,公子与婉儿交谈至此时,定是累了,真是怠慢了公子”
   “何来怠慢,婉儿小姐救了白某一命,白某还未谢过婉儿小姐呢”李白不客气的吃起了饭菜,看来真的是饿坏了
   “真是的,你怎么还叫我小姐呀,我不是说了嘛,叫我婉儿便可”小乔双手叉腰,嘟起嘴,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
   “哈哈哈,白某知错了,婉儿”李白笑道,嘴里的菜还未下咽,结果被噎到了,
   “你看看你,吃完再说话不行呀,又没人跟你抢”小乔见状,递过一杯水,李白立马喝光了,他轻轻拍了拍胸脯说“这样,婉儿又救了白某一命呀,在继续这样下去,白某可要还不起了”
   “放心吧,绝对不会还不起的”小乔答道,随后又小声嘟囔道“况且,我希望你能继续这样欠下去”
   “什么?”李白很显然并没有听清小乔后来嘟囔了些什么
   “没什么”小乔抬起头对李白笑道“天色已晚,公子身子还没好,还是早些休息吧”说着,叫来仆人安排李白歇息
    李白见她这般,把心里的疑问收下,乖乖的跟着仆人走了